您的位置:主页 > 涂料助剂介绍 >

这个转折点不仅是行业的一次洗牌

日期:2019-06-12 22:35

  随着环保政策加紧和消费意识提升,“第三次涂料革命”正在进行。这场革命的“发动方”是以水性漆为代表的水性涂料,而被革命方则是传统油性涂料。

  国家“十三五”规划提出,到2020年建立健全VOCs污染防治管理体系,实施重点地区、重点行业VOCs污染减排,排放总量下降10%以上。同时,国务院《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中明确提出,重点区域禁止高VOCs含量的溶剂型涂料项目等举措。

  为了打赢这场战役,各地纷纷出台相关“油改水”政策,从源头上推进涂料行业的环保转型。2017年,深圳地区正式实施“油改水”新政,紧接着,西安、石家庄、京津冀地区也将涂料转型提上日程。2018年末,广东省人民政府正式印发《广东省打赢蓝天保卫战实施方案(20182020年)》。

  各种信号都表明,“油改水”进程不可逆转,且刻不容缓。传统溶剂型涂料进入了快速淘汰期,涂料行业也面临关键的转型关口。

  近年来油改水呼声高涨,涂料下游行业(家具、门业、塑料)也在进行“油改水”的转型升级,从2017年到2018年的环保督查,一大批中小型涂料企业被关闭整改的消息在涂料行业不绝于耳。这些都在表明一个强烈的信号,环保“油改水”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的主旋律。

  走进广东泰锋环保涂料有限公司感觉到,这里没有传统的涂料厂房弥漫的刺鼻的气味。宽敞的厂房车间紧挨着办公区域,工人们熟练地操作着器械,而董事长袁德杰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办公。

  水性漆是涂料厂房“无异味”的秘密所在,它以水为稀释剂,不含甲醛、苯、TDI、重金属等有害物质,无毒、无味、无污染、超低VOC排放,是一种绿色环保的涂料。并且,水性漆可应用于木器、金属、塑料、玻璃、建筑表面等多种材料,领域广泛。

  传统油性涂料的稀释剂则是有机溶剂,在涂装过程中会释放大量的VOCs,正是造成雾霾的主要污染源之一。据中国水漆研究院的研究数据显示,每生产并使用1公斤水漆,其替代溶剂型油漆所减少的VOCs排放为0.8公斤。以2017年为例,中国涂料市场涂料用量突破2000万吨,其中溶剂型油漆占比6070%,如果这1200万1400万吨的溶剂型油漆全部替换成水漆,那么能直接减少VOCs排放9601120万吨。

  此外,泰锋水性漆的技术革新是颠覆性的,它颠覆了以往行业对水性漆的固有看法:技术不成熟。“这个技术指标我不是跟同行水性漆比,我可以跟你油性漆比,我目前是有四个指标都还超油性漆的性能,”据广东泰锋环保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德杰介绍,“泰锋水性漆以硅丙树脂为原料,解决了水性漆硬度、亮度、通透度、附着力、耐老化、耐高温等问题。”

  国家从顶层的环保禁令不断,加上“油改水”政策的落地,也从源头上推动水性漆的市场发展,进一步重塑涂料行业生态,以广东泰锋为代表的水性漆企业迎来战略机遇期。这个转折点不仅是行业的一次洗牌,也是国家经济发展的转型需要,也是国家环保的新要求。

  纵观全球,欧美发达国家的“油改水”进程已遥遥领先。目前,欧美发达国家水漆普及率已超过60%,在欧洲中心国家甚至达到80%;反观中国,水漆普及率还不到5%,其中,占涂料行业份额60%以上的工业漆、木器漆和塑料制品漆依然习惯使用油漆,水漆比例不足10%。

  袁德杰认为:“第一个原因,成本过高了,它高过油性的太多,厂家都接受不了,企业要生存的。”其次,传统的水性漆种类不齐。加之水性漆技术不成熟,达不到油性漆的效果。企业一提起水性漆,首先想到的是高成本、种类少、不成熟,这成为阻挡水性漆发展的“三座大山”。

  可是,“油改水”进程已不可逆转,水性涂料俨然成为一个“烫手的山芋”,机遇与挑战并存。广东泰锋环保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,是河南南阳高新区泰锋涂料有限公司,拥有20余年水性涂料的生产研发经验。高新技术领域,不仅需要强大的研发力量,更需要具备独到的战略眼光。2016年,在国家环保政策的大力推动与支持下,公司总部搬迁至经济环境和技术环境都更加优越的广东省佛山市。

  为响应号召和发掘市场,泰锋投入巨资研发改良原来用乳液做水性涂料的工艺技术配方,于2017年攻克用水性树脂做水性涂料的高端应用技术,研发出极具生命力、市场竞争力的、高性能、高性价比的,针状渗透屏蔽制漆技术,用实力接下这个“烫手的山芋”。

  2018年,广东泰锋的新型水性涂料正式投产,产品性能有了巨大提升,补足了水性漆备受诟病的几大短板。相比以往的水性漆甚至油性漆,泰锋水性涂料具有五大优势。

  第一,环保。泰锋系列水性涂料不含甲醛、苯、甲苯、二甲苯、TDI、重金属等有害物质,VOCs含量超低(低于国家200mg/L的强制性标准),产品均属无毒、无污染、耐高温、耐擦洗、附着力强、高硬度、高效抗污、不燃不爆的环保型安全涂料。

  第二,施工工艺简单。泰锋水性涂料采用独一无二的屏蔽渗透技术,能够改变分子结构,提升附着力和致密性,对前处理要求不高。比如,水性金属漆前处理省略了酸洗、磷化、铬化工序步骤;泰锋水性涂料二合一金属漆节省了一道底漆和底漆砂光;泰锋水性木器漆不需要“先封闭漆”,再砂光除毛刺工序步骤,可以大大缩短工艺流程。

  第三,综合成本较低。泰锋水性木器漆属于低粘高固,以水作为稀释剂,不添加天那水等任何有机溶剂,涂布面积远大于油漆及同行水性涂料。同行漆粘度在40秒以上,泰锋水漆约18秒,开放时间约13秒;同行漆涂布量约350克/m2,泰锋漆涂布量约200克/m2,可节约42%漆量。泰锋水漆系列除水性氟碳漆外,均可底漆和面漆二合一,施工工艺简单造就低综合成本。

  第四,种类齐全。泰锋水性涂料涵盖工业、建筑、木器三大领域,近二十个细分行业,包括军工及特殊漆系列,内外墙漆系列、水性氟碳漆系列、水性地坪漆系列、水性工业底漆、水性工业防腐漆系列、水性木器漆等。

  第五,性能安全。泰锋水性漆以自来水为稀释剂不燃、不爆,运输安全、贮存安全、使用安全。

  很多人总结泰锋水性漆项目是弯道超车,袁德杰却认为,“换道”超车更加确切,“要换一种思维和体系去思考,这条路才能走得通;相反你在这行业干的久了,跳不出自己的圈子,永远认为那个方法是对的。”

  袁德杰是做机械出身的,在做涂料之前,拥有一家电梯厂和汽配厂。然而,隔行如隔山,从机械转行做化工,历时三年,同行和家人都说他“疯”了,觉得他不务正业。

  其实,袁德杰对水性漆的执念,源自一次亲身经历。2015年,袁德杰家里房子装修翻新,他本人不明原因中毒,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三次。后来查出来是甲醛中毒。经过这次意外,他开始意识到“油改水”的重要性,发展水性漆利国利民。

  尽管不被看好,但袁德杰还是坚持做下来了,投资了上亿研发资金,三块用地光租金就高达几千万。他说,如果只为了生存,他不可能如此“痴迷”水性漆项目。

  袁德杰称,泰锋的技术革新利国利民。对员工和消费者来讲,它减轻了有毒物质对人体的伤害;对于用漆企业,从源头上彻底解决了困扰已久的环保问题,成功帮助企业节能减排;对整个国家来说,是推动涂料行业乃至制造业的转型升级。

  虽然正处在品牌发展阶段,袁德杰对自己的产品和市场很有信心,他表示,佛山市一年用漆量超过一千亿的企业,就有六个以上,涵盖建筑、铝合金、家具、家电、汽车、工业制造等,国家靠“油改水”政策至少能带动10万亿的市场转型。

  截至目前,万科、碧桂园、保利、南海科技局、北京机场三号航站楼、湖北东风二汽、广西玉柴、中冶二建、广重集团、日立电梯、长江家具等企业及项目都使用了广东泰锋水性漆。2019年,他的目标是每个行业都有样板工程。在袁德杰看来,离广东泰锋成长为独角兽并不遥远,关键在于手握核心技术,找到合适的营销策略。

  “油改水已不可逆转。环保则生,不环保则亡的现实已经摆在政府与企业面前,各级政府应积极引导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无毒、低毒、无污染、无雾霭的原辅制漆材料,从源头上推进企业进入高品质水性涂料的环保升级转型。”袁德杰表示。

上一篇:channelid: